给身心做个SPA — 拉曼情绪益生菌从安抚肠道到舒畅心情

点击次数:1919    添加时间:2020-02-22 23:08:57

一要考试就肚子痛;一要轮到自己上台发言就感觉肚里有无数蝴蝶在乱飞;一听到沮丧的消息后食欲突然下降……也许你还没有意识到,但我们的大脑和直肠之间确实存在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联系。肠道除了消化和吸收功能外,也是我们的第二大脑,影响着我们的思考和感觉。拉曼情绪健康益生菌,从安抚肠道到舒畅心情,给你全身心SPA感受。


科学家通常称肠道里的大脑为肠神经系统(ENS),无需中枢神经系统的指令即可独立运作,由5亿个肠道神经元组成的脑和肠道进行广泛信息交流的网络,监测着从食管到肛门的整个消化系统。早在19世纪末William James就提出脑-肠轴的概念,假设肠-脑是双向沟通的。1910年代, J. George Porter Phillips曾在英国精神病学杂志上称:服用活的有益的细菌(益生菌)可能帮助治疗抑郁症。1970年代,Bähr观察到行为改变与小猪缺乏某些微生物菌落有关,第一个迹象表明了微生物参与脑-肠对话。近年来,也有科学家提出“肠道菌群--肠轴”、“psychobiotics”(或称益心菌,指对精神疾病有益的细菌)的概念。事实上,我们的胃肠道里定植着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其数量是人体体细胞总数的10倍,这些微生物不仅影响着我们的胃肠道健康,甚至还可以影响大脑的功能,包括影响情绪行为。

我们可以从无菌小鼠身上发现微生物与情绪的关系,帮助我们理解脑-肠轴。Sudo等研究发现微生物菌群可改变无菌小鼠的胃肠道发育、改变肠神经系统发育、改变群居行为、改变记忆构成、加剧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系统的应激反应,例如小鼠在压力状态下会出现抑郁样行为、记忆力下降等。Braniste 等证实了无菌小鼠的肠道微生物菌群影响血-脑屏障渗透性,这对于脑的发育和功能以及中枢神经系统的体内平衡至关重要。更有趣的是,S. Collins等将比较焦虑的小鼠肠道微生物移植到比较友好的小鼠上,友好的小鼠变得焦虑了,而反之操作,原本焦虑的小鼠变得友好有探索性了。

从无菌小鼠身上发现的这些可喜的成果都揭示了肠道微生物影响到宿主的心理健康,正如加州大学医学和精神病学教授埃默兰·迈耶所说,肠道内的细菌对大脑里所发生的一切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这为预防和治疗应激障碍相关的疾病提高了新的方法和思路,比如抑郁和焦虑。于是科学家们试图找出特定的细菌,通过口服益生菌恢复和改善肠道菌群的方法来解决抗焦虑、抑郁、自闭症、多动症等精神问题。

事实上,目前已有不少相关研究成果。例如一个含瑞士乳杆菌Rosell®-52和鼠李糖乳杆菌Rosell®-11的益生菌产品已证实了可以使应激水平正常化,实验大鼠幼崽经历每天3h与母亲分离应激处理后,经15天的益生菌喂养治疗,益生菌在结肠定植,改善肠道屏障和功能,并且在幼崽时接受的益生菌治疗在结肠中的有益作用到老年时持续存在;同时还发现食用益生菌恢复了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活性,在雌鼠分娩压力时其皮质醇水平仍然正常。此外,还有研究表明口服婴儿双歧杆菌可降低大鼠应对强迫游泳实验时的焦虑样行为,长双歧杆菌可以预防小鼠肠道寄生虫鼠鞭虫引起的慢性焦虑样影响。还有试验表明,服用罗伊氏乳杆菌的小鼠在十字迷宫实验中,面对压力时的焦虑样行为下降。因此,肠道菌群和大脑通过多种正负反馈调节机制紧密联系。不仅肠道菌群会影响心理行为,反之各种心理或生理压力也会影响正常的肠道菌群,主要是引起乳酸菌和双歧杆菌的减少。这也就不难理解口服益生菌可预防或辅助治疗压力相关的疾病了,例如20**年,加拿大批准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针对脑肠轴的健康声称(NPN: 80021343)的益生菌产品(瑞士乳杆菌Rosell®-52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有助于减少压力相关的胃肠道并发症如恶心等;有助于缓解一般焦虑;促进健康的心理平衡

 

舒缓压力相关的胃肠道症状

Diop等对75位至少有2个压力症状的健康人群试验发现,与服用安慰剂相比,补充3周的Probio`Stick®益生菌产品(瑞士乳杆菌Rosell®-52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后,显著改善了由压力引起的整体胃肠道评分,尤其是恶心和腹痛症状。Culpepper 等以大学考试的健康成人心理压力模型研究了口服益生菌对压力水平及压力相关胃肠道症状的影响,结果发现服用两歧双岐杆菌 Rosell®-71 的大学生自我压力水平评价明显有效,且能减少压力引起的腹泻等症状。此外,Langkamp-Henken 等研究发现两歧双岐杆菌 Rosell®-71还能减轻该压力模型大学生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并提高了13%的健康天数。

 

促进健康的心理平衡

益生菌不仅能安抚压力下敏感的肠道症状,也能促进健康人群的心理平衡。Messaoudi等研究了益生菌组合(瑞士乳杆菌Rosell®-52 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对普通健康人群中的心理健康影响,服用一个月后,显著降低了受试者的心理困扰。具体来说,显著降低了医院焦虑和抑郁量表(HADs)总分HADs焦虑得分;显著降低了HSCL-90中的总严重程度(GSI)、身体症状、抑郁、愤怒敌意;处理问题检查表(CCL)测试显示提高了解决问题的得分,更少的自责感,更多的积极感;并且观察到皮质醇(UFC)的水平降低。

 

缓解一般的焦虑行为

益生菌能人健康人心情舒畅、心理平衡,还能缓解轻度的焦虑和抑郁。MessaoudiWistar大鼠探针模型研究发现,益生菌组合(瑞士乳杆菌Rosell®-52 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与抗抑郁镇静药地西泮(Valium®)在条件防御躲避试验中有相似的效果。Isabelle等研究发现这一益生菌组合还能降低心肌梗塞后抑郁大鼠的促炎性细胞因子水平,减少了大鼠在社交活动、强制游泳、消极回避实验中的抑郁症迹象,还能恢复大鼠的肠道屏障完整性,并降低脑部边缘系统的细胞凋亡。还有研究发现瑞士乳杆菌Rosell®-52能降低小鼠在巴恩斯迷宫中的焦虑行为。还有一些益生菌的研究也得到类似的结果,鼠李糖乳杆菌JB-1可增加小鼠在高架十字迷宫的开放臂中的探索行为,发酵乳杆菌NS9、植物乳杆菌PS128可以降低大鼠在高架十字迷宫中的焦虑样行为。

进一步地,在人体研究中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Messaoudi等以尿游离皮质醇水平低于50ng/mL的轻度压力人群为试验对象,研究方向益生菌组合(瑞士乳杆菌Rosell®-52 和长双歧杆菌Rosell®-175)能显著改善知觉压力量表(PSS)和医院焦虑和抑郁量表(HADs)的得分,降低了医院焦虑和抑郁量表(HADs)总分和霍氏症状自评表-90HSCL-90)的总严重程度(GSI),显著改善了与压力相关的心理症状以及焦虑和抑郁的整体迹象,尤其表现在身体症状、抑郁、愤怒敌意方面,且在HSCL-90发现与焦虑和抑郁相关的得分随着服用时间而显著改善。同时观察到压力的生物标记物皮质醇 UFC)的水平降低了,这也证实了HADsHSCL-90评价的结果。Isabelle 等研究该益生菌组方对慢性应激患者的生理和心理症状的影响时发现,对广泛性焦虑及抑郁症都有有利的影响,尤其是躯体性焦虑、抑郁症、愤怒和敌意等症状。干酪乳杆菌Shirota的研究也得到类似结果,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补充2个月,可显著降低患者在贝克抑郁和焦虑量表中的焦虑得分。

 

作用机理

益生菌在情绪健康方面展现出许多可喜的成果,然而这一领域的研究仍然有限。益生菌的作用机理还在深一步的探索中,目前公认的作用途径有四条:

一是肠道菌群与大脑之间的神经交流途径,通过迷走神经和肠神经系统调节,益生菌在脑肠轴的肠道神经系统、脊髓和棘突部位都能调节神经元的兴奋性,改变情绪和感觉。迷走神经就像是大脑和肠道之间进行沟通的高速公路,切断了小白鼠的迷走神经,就再也观察不到大脑对于肠道变化的反应了。

二是肠道微生物产生的微生物代谢物或神经活性分子,神经递质或其前体,比如γ-氨基丁酸、色氨酸、5-羟色胺、组胺、多巴胺等,它们可以调节肠道神经系统的神经信号,最终影响大脑的行为和功能。

三是增强肠道屏障功能,预防致病菌和抗原的入侵,调节炎症因子水平。抑郁与特定炎症标记因子的高水平相关,比如IL-6

四是竞争排除致病菌,有些致病菌能产生引起焦虑的物质,如丙酸。

 

近几年来,脑肠轴相关的报告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大期刊杂志中发表,无论是主要科学类出版物,还是主流大众媒体都在竞相报道,脑-肠轴、情绪健康益生菌、益心菌等概念不断走进大众视线。在2005~2017年期间,共发表了52个用益生菌针对脑-肠轴的研究报告,其中体内试验35个,人体试验15个,而拉曼的研究成果就有21个,不愧是益生菌在脑-肠轴应用方面新的开拓者。广州能靓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代理和进口的拉曼益生菌,从安抚肠道到舒畅心情,带给消费者全身心的SPA体验。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联系我们